【一剑浣春秋】宫野真寻AV界的处女迷思

一剑浣春秋

魔镜啊魔镜,日本AV界最刺激的作品企划是什么?

可能有人觉得是让女优张开双腿让男优射进去的「中出片」、或者是水路不走走旱路的「后门片」,当然,要比恶烂的企划AV界多的是,不过对女优来说,意义最重大、同时也是最刺激感官的,应该就是在淫光幕前献出第一次的「处女丧失片」:

简单地说吧,对AV片商来说这是最不需要复杂设定的作品,最多就是告诉大家女优在演出前有多「纯」就好:比较真实一点的可以说,女优之前虽然看过男友脱下裤子、知道鸡鸡长什么模样,但并不知道从女人变女孩是什么滋味;但AV片商通常喜欢夸张一点的玩法,近年来我们看到一个比一个夸张的处女女优,她们有的在演出前只被牵过小手亲过嘴巴,更「纯」的就像片子还没发就被家人抓到的「奏拉拉」,她连亲吻的经验都没有!

各位看倌,您信AV片商的说词吗?

自然是不能信的,举个例子吧,在2012年以处女身份出道、宣称自己有华人血统的女优「泽木里保」,就在摄影会上坦承自己在演出AV之前根本不是处女。那为什么要配合厂商造假呢?泽木里保回答得很直接:「因为当时我已经穷到连房租都付不出来了,只能人家怎么说我怎么演,要不然是要我被房东赶出去吗?」

当然,泽木里保一个人不能代表AV界,不过从她的案例就可以告诉大家,为了吸引影迷注意,片商是很敢唬烂的。至于为什么宁愿要欺骗影迷,也要把女优伪装成在室的呢?那自然就是日本有大把的影迷喜欢看男优夺走这些女优的第一次,尤其是当这些女优流出「第一滴血」的时候,他们更是会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HIGH得不得了!

一剑浣春秋

所以就算不是发片主流,但每个月总会看到一两个年轻女孩到AV界抛售自己宝贵的第一次,而且随着近年来AV界竞争愈来愈激烈,就连以往被视为不怎么需要多做设定的这块市场,现在也要把故事说好说满。像在12月登场的「宫野真寻」就是一例,作品封面上的她不只脸蛋清秀皮肤白晰,现在就连出身地「广岛,以及是才刚自学校毕业一年的社会新鲜人都被标出来了…

这样子戏就很好演了,因为宫野真寻是广岛人,所以为了迎接生命中的第一个人,她必须自己一个人搭夜车到东京,真的是有付出才有收获;片商自然也不敢怠慢,他们派出了AV界最茎英,喔不,是最菁英的男优清水健来执行这次的破处计画,让这位宣称在拍片只有和男友亲亲嘴、连法式湿吻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年轻女孩,从口技开始学起,最后再迎接人生最宝贵的第一次:结果她流血了!

这是必然的结果,但光是这样还不够,以往的处女丧失片大概在女优流出第一滴血后就可以收工了,但现在不一样,女优告别处女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大把的课程要学,AV片商大多会要求女优在淫光幕前再来一到两次真枪实弹的演出,而且几乎都有两王一后三明治的乱交演出!

一剑浣春秋

要才开苞没多久的女优玩多P那是越级打怪了,不过对片商来说,要凑足片长又要让影迷看得满意,只能请这些女孩们好好加油了。只是看多了这种作品,不是觉得假,就是为那些完全不适应拍片节奏,却必须撑下去的女优感到心疼。总之,比起那些大家熟悉的AV,这种破处片对大部分人来说实在刺激不到那儿去,但毕竟还是其话题性,所以片商一时半刻也不会放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猎奇天下 » 【一剑浣春秋】宫野真寻AV界的处女迷思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