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少女梦》:芭蕾.少女.梦。

芭蕾少女梦

电影令我想起去年看过的《不思议女人》,而《芭蕾少女梦》最动人的书写,不在社会如何接受拉娜是谁,而是拉娜如何看待自我,某方面来说,她的处境算是「幸运」的;然而,幸与不幸,是我们看待一个人的方式,却未必符合当事人的想像。

拉娜即将年满16岁,出身单亲家庭的她,与父亲和年幼弟弟相依为命;青春期的拉娜有几件事烦心着:她喜欢芭蕾舞,然而太晚起步训练足尖动作,令她吃足苦头,脚踝强健度不如同龄同学;她想谈恋爱,却不敢在人前展现自己的身体;她的心理状态是个女生,生理状态却是男生,拉娜接受贺尔蒙疗程,为日后的变性手术做好准备…… 

比利时导演Lukas Dhont的首部剧情长片《芭蕾少女梦》很令人惊艳;电影令我想起去年看过的《不思议女人》,不同于《不思议女人》让观众看见无所不在的歧视对女主角生活的影响,《芭蕾少女梦》将旁人眼光的歧视给减至最低,无论是校方对拉娜的态度或同学与拉娜的互动或是父亲与弟弟对拉娜的关心等,都让我们看到拉娜受到的阻力并不算大,某方面来说,她的处境算是「幸运」的;然而,幸与不幸,是我们看待一 个人的方式,却未必符合当事人的想像。

拉娜的困境来自她的肉体,无论她心理如何认定自己是个女生,在群体社会眼中的她,依旧有着些许的不同,当男孩和女孩都可以很确切地接受自己的性别(族群)时,拉娜内心依然有道难以跨越的鸿沟,她的生殖器始终会成为她在人际交往过程中,一个必然存在的「变数」,因此,拉娜不敢在女同学面前换装,也不敢在喜欢的男生面前裸露身体,对她来说,那付躯壳并不完美,而她最大的悲伤是甩脱不了肉体带来的种种问题;在没有完成变性手术之前,拉娜永远只能是「他者」 ,介于两性之间,不被任一方全然的接受,一如老师在课堂上问女同学会不会对拉娜共用女生更衣室感到别扭,或是女同学要求观看拉娜「身体」的暴力等。

《芭蕾少女梦》最动人的书写,不在社会如何接受拉娜是谁,而是拉娜如何看待自我,要想不顾他人目光并接受自身的「异」,并非是件容易达成的目标;电影里,拉娜与人始终保持一份距离,人们问她好不好时,她永远回以灿烂笑容说:「我很好。」,拉娜为何不敢坦然承认自己的脆弱,为何总是故作坚强?也许对拉娜来说,他人无时不刻的关心与担心,就是一项负担,并且再次确定了她的「与众不同」。

《芭蕾少女梦》一边写拉娜练习芭蕾舞的辛苦,一边看她接受贺尔蒙疗程,做好变性手术的前置准备;无论是用足尖跳舞或是拥有一副梦想中的身体(变性手术),其实都违反人类身体的常态,拉娜的辛苦并非只要咬牙撑过肉体伤害,她还得突破极限,但,人一定可以胜天(自然法则)吗?太晚起步的芭蕾舞训练课程,使得拉娜的脚踝难以承受她的体重;而饱受内心煎熬的她(急于想要成为她心目中的「正常」人),导致身体健康状况日渐下滑,又让她的变性手术产生变数;《芭蕾少女梦》让观众看到拉娜为能圆梦付出的努力,以及执着带来的风险。

《芭蕾少女梦》后段看得我内心不断高声呐喊:「不要做傻事啊,孩子!」,拉娜不顾他人反对自行切除生殖器一幕(呼应到开场她自行穿耳洞一幕),令我想起《真爱旅程》女主角艾波的堕胎画面;两部影片的主角都想要追求她们的理想人生,但要成就理想人生的代价有时高得令人咋舌;然而,怎样的人生才值得?拉娜与艾波的自残是可以被接受的吗?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想,对拉娜和艾波来说,在那个当下,她们心中只有一个答案(超乎生死),对她们来说,无法活在理想状态中的自己,只是一种慢性死亡;所以她们放手一搏,只为成就更好的自己(这样的心情也能和《黑天鹅》和《进击的鼓手》等片对照观赏)。

幸运的是,拉娜逃过了死劫,我很喜欢她在医院醒转后,看着窗户倒影中的自己,真实拉娜映照出虚像拉娜,想来,我们与自己的关系,都像是在看镜中倒影,理想与现实之间,存在一份暧昧一道界线,大部分的人只能在线的一头想像着另一种人生的可能性,少部分的人才有勇气跨越那道再也无法逆转的线。

《芭蕾少女梦》是一部真挚勇敢的作品,或许对部分观众来说,影片叙事有点偏缓,但我喜欢电影的缓,喜欢拉娜看待世界时,带有着的格格不入与距离感的羡慕与哀愁;饰演拉娜的Victor Polster,她的银幕气质会让我想起珍妮佛嘉纳 (Jennifer Anne Garner)和洁西卡雀丝坦 ( Jessica Chastain ),我欣赏Victor Polster勇于在镜头前展现身体,并将拉娜的心境变化诠释地细致动人,演出令人难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猎奇天下 » 《芭蕾少女梦》:芭蕾.少女.梦。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